毘渭

本博主要全职相关,魔道产出请移步到 ren诗间 博客
水满则溢。
酒醒只在花前睡,酒醉只在花下眠。
一蓑烟雨任平生,道是无晴却有晴。

主产 全职/魔道
也吃很多冷门西皮
R18+虐(+文艺) 是我的style
欢迎私信,理智吃粮

【也青】业火(R)

  • 算限制级吧。

  • 情绪不稳定与丧的产物。

  • 三观很一言难尽。

 

飞蛾扑火。

 

栽人误己。

 

事情始于他们一行人出去喝酒,冯宝宝怂恿张楚岚处男连喝酒都怂,逼得那个傻小子一杯一杯下肚,结果他竟不知耻地拉上王也一道。道长脸上是面不改色,第一杯,他笑笑接过,第二杯,他推脱着说就算还家了也要节制些,第三杯,王也道长终究是不胜酒力,倒了。

 

不知道如何评价,冯宝宝调侃道道长其实也是个清心寡欲的人哈,果然禁不起他们这样折腾。笑笑。王也醉酒后不吵也不闹腾,脸上的红晕还没有刚开始喝的诸葛青的深,就那样安安静静地睡着,而至于睡没睡着,谁又知道呢。

 

   夜色迷茫,诸葛青的眼也迷蒙。耳边的喧嚣,眼前的流光,真实到让人觉得是恍若隔世。

 

   旁桌两个穿热裤的巨波辣妹盯着他捂嘴浅笑,不时窃窃私语讨论什么。诸葛青面前有两个选择,一是收了这两个妹子来一发,二是留下这两位的电话号码来日方长。这一项是他的作风。

 

可人是会变的。人在情况特殊时会变化,人在心境不同时亦是如此。

 

诸葛青向女生们笑笑,又埋头饮酒。

 

身边好友们交流得正欢,对于诸葛青不同寻常的沉默也是毫无察觉,只当是他也和王也一样喝的头昏脑涨罢了。头昏脑涨未必是假的,可不一定是喝出来的。

 

友人们也都喝高了。张楚岚一改作风,社会非常。他调侃着问张灵玉夏禾是怎样拿到他的一血的。哈哈!张楚岚笑着,张灵玉微微别过头去,羞中带愠,露出的耳朵红的像血。小师叔缄默着——辩解得越多越是麻烦,任由他们去。张楚岚的微笑渐渐凝固,而后忧郁在他的眼中书写,冯宝宝的前半生,张灵玉的前半生,他终究都是错过了。对夏禾,他是嫉妒吗?心许不是,只是这样莫名的感伤是他所不常拥有的,避之不及,却又如影随形。

 

是命吧。

 

空气中有酒精的味道,酒精中又飘散着忧郁,忧郁伴随着酒精,渐渐麻痹人的意识。

 

诸葛青觉得他绝对没有醉。王也就躺着半睡不醒地在他身边。他的眼神一直驻足在王也周围,却又不将目光移到王也的身上。听着张楚岚他们的谈话,诸葛青恍然发觉自己不知道多久没和通讯录中的妹子们联系了。他不是水性杨花,却桃花运旺,常常是女人需要他的温柔,而他也离不开女人。曾经他是鱼,女人是水。

 

自己对他是最在意的吗?诸葛青问自己。

 

可他心中没有一个声音回答他。

 

那诸葛青大概是算是栽了吧。

 

已经是凌晨十二点三十八分。这不是该属于他们的时间段。

 

那就各回各家,各找各妈!冯宝宝说。可王也.....?诸葛青明显停顿了一下。“老青啊,就麻烦你带王道长回去了呗”不知道是谁提议。

 

“好。”诸葛青的回答没有过脑子。

 

诸葛青想伸手扶起王也,可手却在半空中停下了。简直是鬼使神差,他竟然匆匆从自己的白衬衣口袋里掏出一方手帕,狠命擦了擦自己的手,才扶起王也。他曾经柔情似水,他如今依旧,只是变了另一模样的含情脉脉。

 

诸葛青打的带的王也回家。他回的是王也的家。中海集团的少爷自然有一套属于自己的房子,他曾经倒是带诸葛青来过几次,只是诸葛青自个儿主动来,倒还是第一次。

 

诸葛青慌慌忙忙地从王也身上找房子的钥匙,衣裳微微有些凌乱。总算是找到了,诸葛青深呼吸,冷静,冷静,冷静,开门。

 

王也被放到他的床上。诸葛青想要离开,可他竟然像个妈婆子一样不放心。倒了杯水放在王也的床头柜上,又随便翻了件像是睡衣的衣服打算给王也换上。

 

他的手指划过王也温热的皮肤,不禁一阵颤栗。没事的,没什么大不了,不就大老爷们儿两个,我害羞什么?呵呵。他自嘲一声。他怎么会不好意思,他对王也,是什么感情?是什么意思?

 

似是而非。


https://shimo.im/docs/Pzbtvtewt5E7iyOX/ 点击链接查看「【也青】业火(R)」,或复制链接用石墨文档 App 打开


王也还没有醒来。

 

诸葛青小心翼翼地躺在王也的怀里。他太累了,因为很多很多的琐事与大事,他贪恋着王也怀抱的温暖。诸葛青觉得自己死皮赖脸,嫖了真心待自己的好朋友,可他真的无法抗拒靠近自己的一丝温暖。

 

诸葛青从来不认为自己有自卑感,他是天之骄子,是武侯传人。

 

只是,自卑真的是可以摧毁一个人的心智的。

 

或者说,自卑可以杀死一个人。

 

天边的鱼肚白就快要出现了,诸葛青才陷入沉睡。只是他不知道,身上搂着自己的手拥住了他,拥紧了几分。

 

旦日,王也的枕边空无一人,床单是干净的,他的下身也是清爽的。他缓缓穿上拖鞋,走到卫生间里,空无一人,走到客厅里,空无一人,走到厨房里,空无一人,就连鞋柜边,也没有有人来过的痕迹。

 

这次王道长竟然没有骂“老青这龟孙子奶奶个腿儿”,他沉默着打着诸葛青的电话。

 

“嘟,嘟,嘟......”无人接听。

 

后来又过了一天,诸葛青发来短信“王也,我们出来谈谈吧。”

 

“好。”王也输入,发送。

 

王也给自己算了一卦,答案耐人寻味。

 

“业火,绵绵不绝。”

 

“呵,”王道长轻笑道,“算是犯在老青手上了。”况且,他还没对自己负责嘞。

 

画地为牢。

 

——END——

 

评论(7)

热度(11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