毘渭

本博主要全职相关,魔道产出请移步到 ren诗间 博客
水满则溢。
酒醒只在花前睡,酒醉只在花下眠。
一蓑烟雨任平生,道是无晴却有晴。

主产 全职/魔道
也吃很多冷门西皮
R18+虐(+文艺) 是我的style
欢迎私信,理智吃粮

休息一段时间,然后更文。


【叶all/叶周】 囹 圄 (R18)chapter1

叶all向,目前既定西皮有叶周、叶喻、叶乐、叶张。微双花。

某些顺序也以以上为准。篇幅可能长可能少吧。这篇不定期更。(因为肾)

梗有借鉴Room No.9(很棒的R游戏)

各位读者老爷,请不要大意地吃肉吧!

 

文/毘渭

 

字数:1872字

 

   这里是欲望的天堂,这里是堕落的地狱。

 

   “这是希望的春日,这是绝望的冬日;们面前一无所有,我们面前应有尽有;我们都将直上天堂,我们都将直下地狱。”


   https://shimo.im/docs/FvmB5WpODmsBOkJZ/ 点击链接查看「【叶all/叶周】  囹 圄 (R18)」,或复制链接用石墨文档 App 打开


【韩乐】卯榫

上海中考卷:需要与被需要。

真情实感的偏题作文,ooc,请各位读者老爷见谅!

为了不超出作文纸,我就控制字数啦

 

文/毘渭

 

字数:1055字

 

一、左手和右手

 

在我很小的时候读那种带着拼音的幼儿书,有一页书我记得很牢,是讲左手和右手的。左手真的没用吗?没有了左手扶着西瓜,右手切不了瓜;没有了左手压着本子,右手写不了字。之所以为什么会印象如此深刻,大概是因为我们彼此间,都是相互需要的吧。

 

二、硬与软

 

所有人都不能真正明白为什么张佳乐会选择霸图。

 

那个扎着小辫子永远活力四射不愿服输的张佳乐退赛了,是他们意想不到的。但张佳乐复出霸图战队,却更是让他们始料未及。

 

有人说是因为张佳乐和霸图都急切渴望冠军。

 

有人说是霸图给张佳乐开的年薪最多。

 

有人说是张佳乐随便选的。

 

 

如果要说联盟里的硬汉,非韩文清莫属。这个满身肌肉的汉子除了打比赛就是泡在健身房拳击馆里流汗。从来都不苟言笑的韩文清不禁他赛场上的竞争对手见了会胆寒,就连霸图战队中的队员们也都一个个规规矩矩、老老实实地喊“韩队”。

 

如果要说联盟中的“软妹”,非张佳乐莫属。这个留着辫子的精致男孩除了打比赛就是吃吃零食拍拍自拍。从来乐乐呵呵好像自己已经挤掉了叶修的位子成为联盟第一,就连以前在百花的队员们也都一个个不当回事儿、嘻嘻哈地喊“队花”。

 

而张新杰最近觉得两个人有些不对:韩文清开始露出罕见的微笑,而张佳乐也难得严肃认真起来。

 

不妙,如此奇怪微妙,不是天崩地裂就是要人心涣散。

 

可一切有条不紊地进行着,似乎没有什么不对。

 

三、胜与负

 

   要临近年度总决赛了。

 

   不论是霸图,还是其他战队,都知道如今是时不果待的时候。

 

   而张新杰知道,霸图的诸位,背负的使命与职责,荣耀与尊严,不比任何人少,而韩文清和张佳乐尤其。两人都是荣耀第一人叶修的手下败将,即是他们嘴上永远也不承认,可张新杰分明看到韩文清的悔恨和张佳乐的落寞,清清楚楚。

 

   大家早点休息吧。最近的晚上练习时间缩短了一个小时。

 

四、阴与阳

 

   韩文清一个人在阳台上。

 

   他看着漆黑的夜空,看着刺眼的星光,看着一片萧条。

 

   张佳乐从他的后背轻轻抱住了他。

 

   韩文清感到悲伤有毛茸茸的小动物一样在他身上乱蹭。

 

   他挪了挪身子,给张佳乐腾了点位子。

 

   张佳乐看着夜色空蒙,他看着满天繁星,他看着繁华落幕。

 

   张佳乐转过来看韩文清。

 

   他吻住了他。

 

   满天,星光璀璨。

 

五、卯榫

 

   后来长大后读书知道了原来时间是阴阳合二为一。男人与女人,黑与白,凹与凸。都为阴阳。西方哲人也说,我们是被劈成两半的球,终其一生,都在寻找契合的另一半。我们中国古代的能工巧匠,用卯榫接合了木质家具,百年无恙。

 

   若是合适,卯榫后,就很难再分离了。

 

——FIN——


【路人乐/双花】星陨(R18)

精神上孙哲平X张佳乐

肉体上含路人(百花粉丝)乐NTR情节

纯属捏造,唯有对他们的爱是真的!(虽然写的emmm,但是请别怀疑,爱到深处自然emmm)

车里带刀!有铺垫两千字!很变态,嗯,真的!

逻辑上的bug请别在意,ooc。

雷点:DIRTR TALK+路人+强迫+下药!

西皮洁癖慎入!慎入!慎入!

 

文/毘渭

 

字数:5356


https://shimo.im/docs/r3XXRVxzuT8Ibf6t/ 点击链接查看「【路人乐/双花】星陨(R18)」,或复制链接用石墨文档 App 打开

[双花]我们村的希望是村花张佳乐

创造101的梗,看到的时候觉得真有意思啊!就写了。

高富帅可爱控钻石王老五孙哲平X傻白甜弱小无助美貌第一村花张佳乐

Ooc,纯属虚构,不上升真人!各位读者老爷们见谅!

 

字数:1756字

 

文/毘渭

 

   “大家好,我是大家熟悉的村花张佳乐的村友脾胃!”我在的村叫做百花村,这里原来是个鸟不拉屎的地方,可是啊,自从义斩集团的孙老板给我们村投了钱,全村都用上了WIFI,看上了电视,人人都能吃猪肉了!瞧着,我这不在试着玩儿微博嘛!

 

   据说孙老板以前也是这百花村里开店的,有个傻乎乎但很可爱的搭档给他看店。后来孙老板搬东西的时候手被砸了,就出去看病了。结果他的小搭档赔本赔得太厉害,就靠吃土过日子了。“张佳乐真的是为了包吃包住而参加土偶101的啊!他这人真的就脸好看点,人很可爱,靠其他真的活不下去啊!你们一定要体谅到他呀!”我们的村花张佳乐,我一定要在网上保护好他的节操!

 

“靠别的活不下去?!博主你才是黑吧hh”

 

“就冲张佳乐这个销魂的小辫子,我就投他!”

 

“真的,有这样的人?先观察观察。”

 

我的微博底下出现了好多评论。

 

好吧,还是再等等下一期的土偶101上线再为张佳乐正名吧。

 

毕竟我们村的希望,是村花张佳乐啊!

 

后来我听我一个进城里去当工作人员的朋友说,张佳乐又得了第二。

 

“第二!不错诶!”我心里暗喜,这下村里不只有孙老板,张佳乐也可以带领我们脱贫致富啦哈哈!

 

可是我朋友说张佳乐虽然看着挺活泼一孩子,可总是挺忧郁的,小辫子耷拉着,看得他也挺心疼。偏偏那个的第一的叶不羞还一脸嘲讽脸:“呵,和你叶哥比,那就努力保住第二吧!”虽然我也是叶修的粉丝,可是,可是,叶神不是我们村的希望啊!

 

不过张佳乐也是蛮厉害,明明没学过舞蹈和唱歌。但估计这和他平时的努力脱不了干系!

 

平时孙大花干活的时候,张小花就在床上扭来扭去,赖床,估计柔韧性就是那个时候练的;平时没事干了,闲得慌,张小花就捉一只大公鸡到我们村的小山坡上唱山歌,和大公鸡比谁唱的响,估计气息就是那时候练的。

 

而张小花为什么越长越好看呢?还不是因为孙大花疼他,不让他干粗活,还给他吃得那么好!

 

“还有很多要和大家分享的哦,请大家点关注小红心评论谢谢!”我用上微博之后也成为了张佳乐乐乐粉丝会的一名太太。我想要更多人知道我们村花的好!

 

“对啦大家,我拿到土偶101总决赛的门票了哦!到时候会和大家浩浩分享哒!”

 

赞助商义斩是孙哲平大大工作的地方,应该会让乐乐出道的吧,我想着想着睡了过去。

 

那天我去的时候,接着我那个工作朋友的面子去后台看了看。

 

每一个人都光鲜亮丽,每一个人都是闪光灯的焦点!

 

我找到张佳乐,握着他的手激动地说:“乐乐!我代表百花村全村来看你啦!无论输赢,零食都准备好了,等你回去吃!”说着说着,我竟然不知不觉地流下泪水了。张佳乐的手比他走的时候细了好多呀。

 

其实我看土偶101已经这么多期了,早就被里面的每一个人圈粉了。

 

周泽楷的颜值就只要是个地球人就不会不痴狂,偏偏他还那么高冷,犹抱琵琶半遮面的模样简直了!孙翔拽里拽气的,像个反派一样,可是当他说出“我会让舞神的名号响彻整个荣耀”和“我赢了,赢得云里雾里,但下次,还一定!”的时候,我简直被他萌的心都酥了!王杰希只要看到他那深邃的大眼和迷人的小眼,我就能马上飙五升鼻血。喻文州一说话我就被苏得想要撞墙!黄少天金灿灿的头发简直我的爱好么!张新杰西装革履帅死了!韩文清最佳总攻!酷!叶不羞大大简直就是我的偶像!为了他我都想装上幻肢拷贝他的所有动作和话语!太帅了!我们的村花也可爱到爆好么!明明有些胆怯可还是勇敢地去挑战的样子,我一百分满分打100000000000分!

 

他们唱着一首首动人的歌,他们挥洒着汗水,他们在青春中奋力拼搏!

 

我挥着应援棒,泪流不止。

 

主持人宣读名单时,我控制不住自己,大声喊道:“张佳乐!我们村的骄傲是张佳乐!”

 

大家都很惊讶地看着我,张佳乐笑着,笑得很灿烂,还像以前他在村子里那样纯真。

 

他用足了劲儿回应我:“诶!我一定超越叶修!”

 

其实村里又没有钱已经不重要了,谢谢你,张佳乐,谢谢大家,给了我们百花村——信仰!

 

从前我们村的希望是张佳乐,但是日后,我们村的骄傲就是张佳乐!

——FIN——

后记:

谢谢荣耀!全职中的很多让我感动!这是一篇没有文笔,没有玩梗的傻白天小文章,献给张佳乐,献给双花,献给全职,献给我自己,也献给所有正在或将要为梦想拼搏的年轻人!

“荣耀,不是一个人的游戏!”


【也青】业火(R)

  • 算限制级吧。

  • 情绪不稳定与丧的产物。

  • 三观很一言难尽。

 

飞蛾扑火。

 

栽人误己。

 

事情始于他们一行人出去喝酒,冯宝宝怂恿张楚岚处男连喝酒都怂,逼得那个傻小子一杯一杯下肚,结果他竟不知耻地拉上王也一道。道长脸上是面不改色,第一杯,他笑笑接过,第二杯,他推脱着说就算还家了也要节制些,第三杯,王也道长终究是不胜酒力,倒了。

 

不知道如何评价,冯宝宝调侃道道长其实也是个清心寡欲的人哈,果然禁不起他们这样折腾。笑笑。王也醉酒后不吵也不闹腾,脸上的红晕还没有刚开始喝的诸葛青的深,就那样安安静静地睡着,而至于睡没睡着,谁又知道呢。

 

   夜色迷茫,诸葛青的眼也迷蒙。耳边的喧嚣,眼前的流光,真实到让人觉得是恍若隔世。

 

   旁桌两个穿热裤的巨波辣妹盯着他捂嘴浅笑,不时窃窃私语讨论什么。诸葛青面前有两个选择,一是收了这两个妹子来一发,二是留下这两位的电话号码来日方长。这一项是他的作风。

 

可人是会变的。人在情况特殊时会变化,人在心境不同时亦是如此。

 

诸葛青向女生们笑笑,又埋头饮酒。

 

身边好友们交流得正欢,对于诸葛青不同寻常的沉默也是毫无察觉,只当是他也和王也一样喝的头昏脑涨罢了。头昏脑涨未必是假的,可不一定是喝出来的。

 

友人们也都喝高了。张楚岚一改作风,社会非常。他调侃着问张灵玉夏禾是怎样拿到他的一血的。哈哈!张楚岚笑着,张灵玉微微别过头去,羞中带愠,露出的耳朵红的像血。小师叔缄默着——辩解得越多越是麻烦,任由他们去。张楚岚的微笑渐渐凝固,而后忧郁在他的眼中书写,冯宝宝的前半生,张灵玉的前半生,他终究都是错过了。对夏禾,他是嫉妒吗?心许不是,只是这样莫名的感伤是他所不常拥有的,避之不及,却又如影随形。

 

是命吧。

 

空气中有酒精的味道,酒精中又飘散着忧郁,忧郁伴随着酒精,渐渐麻痹人的意识。

 

诸葛青觉得他绝对没有醉。王也就躺着半睡不醒地在他身边。他的眼神一直驻足在王也周围,却又不将目光移到王也的身上。听着张楚岚他们的谈话,诸葛青恍然发觉自己不知道多久没和通讯录中的妹子们联系了。他不是水性杨花,却桃花运旺,常常是女人需要他的温柔,而他也离不开女人。曾经他是鱼,女人是水。

 

自己对他是最在意的吗?诸葛青问自己。

 

可他心中没有一个声音回答他。

 

那诸葛青大概是算是栽了吧。

 

已经是凌晨十二点三十八分。这不是该属于他们的时间段。

 

那就各回各家,各找各妈!冯宝宝说。可王也.....?诸葛青明显停顿了一下。“老青啊,就麻烦你带王道长回去了呗”不知道是谁提议。

 

“好。”诸葛青的回答没有过脑子。

 

诸葛青想伸手扶起王也,可手却在半空中停下了。简直是鬼使神差,他竟然匆匆从自己的白衬衣口袋里掏出一方手帕,狠命擦了擦自己的手,才扶起王也。他曾经柔情似水,他如今依旧,只是变了另一模样的含情脉脉。

 

诸葛青打的带的王也回家。他回的是王也的家。中海集团的少爷自然有一套属于自己的房子,他曾经倒是带诸葛青来过几次,只是诸葛青自个儿主动来,倒还是第一次。

 

诸葛青慌慌忙忙地从王也身上找房子的钥匙,衣裳微微有些凌乱。总算是找到了,诸葛青深呼吸,冷静,冷静,冷静,开门。

 

王也被放到他的床上。诸葛青想要离开,可他竟然像个妈婆子一样不放心。倒了杯水放在王也的床头柜上,又随便翻了件像是睡衣的衣服打算给王也换上。

 

他的手指划过王也温热的皮肤,不禁一阵颤栗。没事的,没什么大不了,不就大老爷们儿两个,我害羞什么?呵呵。他自嘲一声。他怎么会不好意思,他对王也,是什么感情?是什么意思?

 

似是而非。


https://shimo.im/docs/Pzbtvtewt5E7iyOX/ 点击链接查看「【也青】业火(R)」,或复制链接用石墨文档 App 打开


王也还没有醒来。

 

诸葛青小心翼翼地躺在王也的怀里。他太累了,因为很多很多的琐事与大事,他贪恋着王也怀抱的温暖。诸葛青觉得自己死皮赖脸,嫖了真心待自己的好朋友,可他真的无法抗拒靠近自己的一丝温暖。

 

诸葛青从来不认为自己有自卑感,他是天之骄子,是武侯传人。

 

只是,自卑真的是可以摧毁一个人的心智的。

 

或者说,自卑可以杀死一个人。

 

天边的鱼肚白就快要出现了,诸葛青才陷入沉睡。只是他不知道,身上搂着自己的手拥住了他,拥紧了几分。

 

旦日,王也的枕边空无一人,床单是干净的,他的下身也是清爽的。他缓缓穿上拖鞋,走到卫生间里,空无一人,走到客厅里,空无一人,走到厨房里,空无一人,就连鞋柜边,也没有有人来过的痕迹。

 

这次王道长竟然没有骂“老青这龟孙子奶奶个腿儿”,他沉默着打着诸葛青的电话。

 

“嘟,嘟,嘟......”无人接听。

 

后来又过了一天,诸葛青发来短信“王也,我们出来谈谈吧。”

 

“好。”王也输入,发送。

 

王也给自己算了一卦,答案耐人寻味。

 

“业火,绵绵不绝。”

 

“呵,”王道长轻笑道,“算是犯在老青手上了。”况且,他还没对自己负责嘞。

 

画地为牢。

 

——END——